玛莫小说网>玄幻小说>单篇爽文,重口sm > 尿浴,双洞,,无安全词,异物,羞辱,堕落
    穆然的生日快要到了,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普通的调教也早就满足不了她的无底洞,所以她在生日的前一晚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穆然联系上了一位策划师,为自己准备了一场盛大的生日晚宴。

    穆然躺进浴缸,据她所知她的生日派对仅仅只是策划师安排了几百个不同阶级、不同年龄的男人尿在她身上为她净身而已,可她不知道的是,比起她单一简单的意淫,她的策划师可不只是准备了这些。首先来的是十来个大学生模样的青年,看到穆然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面前自然控制不住年轻的身体起了反应,穆然躺在浴缸里欣赏着男人不同尺寸的肉棒觉得没意思,都不往自己身上尿,便主动起身含住其中一人的肉棒吞吐起来,另一只手也沾着其余人的尿液就往自己体内抠挖,很快便结束了这一轮的洗净。穆然叉开腿磨蹭着浴缸底,浅浅的尿液甚至蘸不湿她所有的阴毛,她有些不满,俯下身伸出舌头舔舐了起来。下一波人接踵而至,又是十来个熙熙攘攘的青年人,穆然见状,立刻把腿张成m型,用手用力撑开她湿漉漉的逼对着眼前的人群,“可以尿在里面,也可以尿在穆然的嘴里。”她张开嘴,用力伸出舌头。这一波的男人好像更大胆了些,首当其冲的人便上前一把扯住穆然的头发脱了裤子就往穆然脸上撒尿,穆然的头皮被扯的发疼,眼睛也被尿液刺激的睁不开,却还是伸出舌头接住男人低落的尿,男人见状更有了性质,招呼着后面的其他人继续,自己到一边撸起了鸡巴,嘴里还骂骂咧咧着“真恶心,也不知道其他人尿没尿头上”之类的话。“穆然。”策划师这时走了出来,扔给穆然一根加粗的震动棒,穆然正半跪着含着别的男人的鸡巴,震动棒自然砸在了她的身上,穆然吃痛想躲,却被男人摁住后脑往里送,穆然没扶稳往前撑,溅起的尿花沾了自己一身,旁边看热闹的、打飞机的男人看到后纷纷嘲笑了起来,“你看她那贱样,浑身都是尿还想着舔鸡巴呢”“就是啊,笑死人了,说她是飞机杯都抬举她了,这不就是个不用清洁的马桶吗”“你看她拿手,还想着抠逼呢,贱死了,拿男人的尿当润滑,哈哈哈哈”,策划师没有在意他们的话语,自顾自说了下去,“穆然,自己给自己扩张,我不希望到时候有人想操你发现操不进去。”穆然点头答应,嘴里手上却也没闲着,套弄完这个男人舔那个男人,此时一开始的男人像是快射了,让穆然爬过去迎着,其他人也很听他的话,撒开了穆然的头发,此时穆然的身上脸上已经充满了尿液,是刚才她给人口交时其他人尿在她身上的。男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最后决定射在她唯一还算干净的头发上,穆然闭眼,腥臭的精液顺着发丝淌在她的脸上,她伸手抹去,男人不乐意了,“他妈的让你擦掉了?”穆然被这一吼吓得退了退,“对..对不起”男人看着穆然浑身上下全是尿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屁股撅好,你那逼太恶心了,我要插你屁眼。”穆然一惊,她虽说也算约过不少炮,可屁眼还从没被使用过,因此她刚刚在扩张的时候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屁眼,她支支吾吾到“抱歉..可以换个地方吗..我可以给您口的..”男人见状更是来气,解了自己的皮带就往穆然身上抽,这一轮的尿浴也差不多结束了,浴缸底的尿液也已经积到了穆然脚腕处,被皮带这么一抽尿液全都溅起,飞的四下到处都是,穆然也因为打滑脸埋进了尿液里,男人却没有停下的意思,连续数十下抽打在了穆然的背部,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泛紫淤青,穆然痛的在浴缸底打滚,想用尿液来缓解疼痛,她只是性癖变态了点,可她不是抖m,她很怕痛,这几十下打下去,她已经感觉自己快要眼前一黑了,“给!!!我给你操!!!!可以不要再打我了吗!!”穆然大喊,这时新一轮的男人也到了房间,看见眼前景象都瞪直了眼,穆然正撅着屁股掰开自己的屁眼对着男人,因为没有手去支撑自己,穆然的整张脸都埋在尿里,仅仅偏头的时候可以勉强能够露出半个鼻孔呼吸,男人见人来也是自来熟的张罗着人群往穆然头上撒尿射精。他一手按着穆然的屁股就操了进去,穆然的屁眼从没被开发过,痛的她大叫,直截了当的就被抽插男人也不好受,实在是太紧了,紧的他疼,他拔出自己的鸡巴恼羞成怒的又开始抽打起了穆然的身体,“你他妈是不是不愿意给我操?啊?”,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男人着重抽打的部位是穆然的下体,穆然强忍着叉开腿的姿势任凭男人抽打,无论是小穴还是屁眼都被抽的红肿发青,可她不敢乱动,乱动只会被男人抽打的更疼,她的头发上挂着不同男人射上去的精液,有的已经干了黏在她的脸上,混着泪水流到身下的尿液里,穆然已经喊不动了,只有身下的剧痛和不断喷射在她脸上、身上的精液和尿液还在反复提醒着她的存在,一遍遍的几近昏厥又被痛醒,或是被尿浇醒,穆然已经记不得换了几批人尿在她的身上,也记不得她昏过去了多少次,只记得每次醒来看到的只是又落下的皮鞭,不同的人,和熟悉的疼痛。等等..皮鞭...是策划师给的吗...算了..这样的话..就不会被操屁眼了吧..那种像要裂开一般的痛苦,她是绝对不会想再经历第二次了,穆然这么想着。可惜,现实没有那么美好,她被一顿铺天盖地的巴掌扇醒,这时她才发现半跪时,她身下的尿液已经积到了大腿根,相比起脸上的疼痛,只是挪了挪屁股下体便是一阵钻心的痛,穆然下意识用手撑开小穴,想让尿液灌进去一些,仿佛能止痛一样,“看来你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策划师冷不丁在边上飘过一句话,穆然抬头,她的头发上已经被射满了精液,像蜘蛛网一样挂在她的头上,“穆然,你现在很脏”策划师抱手说着,看不出情绪,“我准备让他们给你好好洗洗,”说完便离开了,留下穆然和周围一圈的陌生男人,终于结束了吗..穆然想着,想从浴缸里走出来,被一个男人用什么东西推了回去,她跌进浴缸,呛了一大口尿,她用力咳嗽着,哪怕是被尿液的骚臭和精液的腥臭包围,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下体的疼痛像猛兽般袭来,同时她也看清了那一圈男人手里拿的东西,是大大小小的软毛马桶刷,她开始感觉到害怕了。“你叫穆然?名字不错,听到了吗,他刚刚说让我们给你好好洗洗,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可是一点性欲都没有。”男人们围着她,像在看什么很恶心的东西一样看着她,也是,她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半个身体还浸泡在不同男人的尿液里,身上挂满了新鲜的,干掉的精液,不同的部位还有着不同程度的淤青,特别是浸泡在尿液里的下体,像是已经烂了一样,难道还不够恶心吗。“谢谢你们”穆然说,“但是..要清洁的话,为什么不先出来呢,这样的话可以更干净..”“谁说要给你把尿洗掉了?”穆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人打断了,“策划师说的是你、很、恶、心、”他戏谑的看着穆然,“哥几个今天心情好,不嫌你那不知道被多少人抠过的烂逼恶心,大发慈悲给你用这马桶刷好好捅一捅,至于用什么清洁?反正都是用来接尿的,就用尿好好洗一洗吧。”“哦对了,还有你那屁眼,没被操过是吧?原味的?那不是更恶心了?一会也给你好好捅一捅,让你好好知道一下什么才是干净。”说罢四周的男人都笑了起来,握着马桶刷就往穆然走。“不..不是这样的,不可以,求求你们了..”穆然害怕的快要哭出来,她的屁眼真的太痛了,“可以清洗小穴,可以射在里面,可以尿在里面,拜托..不要用那个,求求你们了,屁眼也不要,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们..”穆然一遍遍的哀求着,可浴缸周围早就被围的密不透风,安全词..对,安全词,穆然看过的里有提过安全词的存在,可她明明只是想体验一下被尿浴的感觉,她根本就没有定过安全词,穆然求救般的哭喊着求他们饶了自己,大喊“安全词”三个字,她也顾不得自己疼痛的下体,爬着就想给面前的男人口交,像是想舔爽了对方就能放过自己一样。都只是徒劳罢了,男人嬉笑说着“哪有什么安全词,策划师可是说过想对你干什么都可以的”,一边用眼神指示对面的人按住穆然。对面男人会意,把穆然的头按进尿液里,穆然无法呼吸,使劲挣扎着,男人把她的头拎起警告她,要是再不配合就用尿淹死她,穆然的脸上全是水渍,分不清是尿液还是眼泪,用力点着头,像认命一样抬高了屁股。对着穆然脸的几个男人满意的拍了拍她的脸,“这才乖嘛”,一边又把自己的鸡巴往穆然嘴里送,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已经不是穆然单独舔一个人的鸡巴了,两个男人的鸡巴挨在一起都想往穆然嘴里塞,穆然的嘴角快要被撑裂了也不敢吐出去,因为只要他们不满意身后的男人只会更用力的插自己的屁眼,她的两只手各握着不同男人的鸡巴,同样的没有支撑,她只能靠嘴里含着的鸡巴来勉强维持住自己的头不会浸在尿里,现在已经无法靠偏头来勉强呼吸了,现在她的头再掉下去,等待她的只有因为尿液而窒息。“贱不贱啊穆然,那么喜欢吃鸡巴?”“就是啊,口水都流到下巴上了都舍不得撒口,从来没见过那么淫荡的。”“两个鸡巴是不是不够吃的?要不要再来一个哈哈哈哈”,耳边全是不同男人的污言秽语,可穆然不在意,因为身后撕裂般的疼痛足以让她说不出话,冷汗直流。与此同时,穆然身后的男人精挑细选了一根最大的马桶刷,往浴缸里随便沾了两下直接捅进了穆然的小穴里,穆然被强大的刺激吓得差点合嘴,牙齿不小心硌到了身前人的鸡巴,男人气恼,拔出鸡巴就开始扯着穆然头发抽她的巴掌,边抽边骂着“不是你跪着求老子想给老子口的吗?怎么?骚逼爽了嘴就不乐意了?哥,她是有够贱的,这样都能爽,既然这样你也别收着了,他妈的插死这个骚货。”后面的男人听到这话也来了劲,转着马桶刷就在穆然穴里抽插,干涩的穴口仅仅有尿液的润滑必然是不够的,穆然控制不住自己痛的大喊大叫,竟然连撸鸡巴都忘了。这下可是把所有人都惹生气了,男人走到穆然身后,“让你给我口满足不了你了是吧?好,我来看看屁眼被插烂能不能让你这个贱货爽。”他随手拿起一个马桶刷,连尿液都没有沾就捅进了穆然的屁眼,完全没有在意干涩的肠道使劲抽插了起来。穆然痛的快要崩溃,穴里的马桶刷还没有拔出来屁眼又进去了一个,更让她崩溃的是经过之前的抽打,她的穴口和屁眼早就已经红肿,这时被抽插只有痛上加痛。可她的双手被前面的人禁锢着,时不时还恶趣味的把她的头摁进尿液里,穆然连一点点求饶的机会都没有,虽然就算是求饶也只能增大男人的怒火。小穴和屁眼连着几十下的抽插后,穆然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马桶刷的形状了,甚至连中间隔着的那一层薄薄的肉壁她也感觉快要被磨破了,说来也怪,即使是这样穆然身上仍是一滴血不见,或许她真的只配这么被人虐待吧。穆然身后的男人许是也觉得太干涩,踹了两脚穆然早已发紫的屁股将她踹进浴缸底让她自己想办法,“妈的干成这样谁他妈愿意操你,自己去搞点滑的东西来。”穆然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因为她想到了她之前约群p时有的男人会用其他男人的精液当做是润滑接着操,于是她马不停蹄的爬到男人腿边用力吞吐着他的鸡巴,想让他射出点精液来抹到自己的下体,因为她实在太疼了,柔软的内壁估计早就被磨的不堪入目,她也顾不得男人的冷嘲热讽,只想要精液。“求求你,求求你射出来,穆然想要您的精液,求你,穆然是贱货,穆然想要精液,穆然是精液容器,穆然需要精液..”穆然哀求着,手扶着男人的大腿,边舔舐边哭。“真是来对地方了,第一次见那么下贱的玩意”男人笑了,恶趣味的尿在了穆然嘴里,“精液没有,尿喜不喜欢啊?贱货?”穆然也识趣的咽了下去,继续套弄着,“喜欢,只要是您给的穆然都喜欢,穆然最喜欢的还是精液,求求您给穆然精液!”穆然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她已经记不清她最开始来这里的目的了,她只知道讨好,讨好对方,讨好所有人,才能不那么痛苦。事实证明讨好确实比反抗管用多了,男人又射了,摁着穆然的头射进了最深处,精液顺着喉咙直接滑进了穆然的体内,一点没留,穆然愣住了。“小穆然怎么了?”男人又戏谑的说着,“不是喜欢精液吗?给你吃了还不满意?还是说..小穆然想用我的精液当润滑?啊,我还以为小穆然喝到精液屁眼会流水呢,真可惜。”原来男人早就猜到了穆然的想法,突然猛的掐住穆然的脖子,“既然不是这样的话,那我帮你抠出来怎么样?”说罢便伸手往穆然嗓子眼里抠,其余人也没闲着,鞭打的鞭打,抓着穆然的手套弄自己鸡巴的也有,来来往往仅仅是在穆然身上解决三急的更是数不胜数。穆然跪着被掐住,尿液已经浸到了小腹。可能是太久没有吃过东西,这几个小时下来穆然吃的只有尿液和男人的精液,被抠挖后穆然干呕,吐出的竟也只有精液,不过好歹也是达到了她的目的,她惊喜的,半跪在尿液里,像捧着宝物一样捧着男人的精液,一点点往自己屁眼上涂抹,此情此景不管是谁看了只会觉得淫荡。男人耐心等她涂抹均匀,重新撅起屁股等待新一轮的挨操,他却嗤笑了一声,抬手就把穆然刚抹匀的精液擦的一干二净,穆然想崩溃大哭,可她不敢,因为她还含着其他男人的鸡巴,她还握着其他男人的鸡巴,她不敢反抗,她不敢停下。身后的男人开口了,“穆然啊,我是不是说过脏的是你?你吐出来的东西我可不敢用来当润滑。不过现在我大发慈悲,勉强委屈自己射在你的屁眼里,好好夹紧了。”说着男人便直直操进了穆然的屁眼,同样的,穆然穴里的马桶刷还是没有拔出来。与之前不同,有了马桶刷的抽插,穆然的屁眼松软了不少,男人操进去时轻松多了。可穆然却不太好了,马桶刷的折磨还没有缓解,这下又被抽插,本就敏感疼痛的内壁被有温度的鸡巴进入后更加敏感,火辣辣的疼痛从脊背处袭来,穆然下意识想躲,可她这次学乖了不少,将躲避转为更加迅速的口交以减缓疼痛,穆然以为自己已经痛的将近麻木,可一次次的抽插只会让疼痛愈发加重,穆然忍的直发抖,依旧不敢松开自己的嘴和手,任由眼泪口水留下。她强撑忍出的乖巧的确有效讨好了男人们,身后的男人很快就射了,一股股热流注射进她的屁眼,在极度疼痛过后,屁眼被内射的她感觉到的却是异样的舒服。男人满意的拍了拍她的屁股,眼神会意别的男人可以接着上了。

    就这样,穆然又被翻来覆去操了七八个小时,期间有不愿意就着上一个男人的精液当润滑的人,用马桶刷又把穆然里里外外用自己的尿液刷了个遍的,也有尝试把自己的拳头塞进穆然穴里但是失败了的,不过现在的穆然已经可以了。更有喜欢看穆然一边抠挖自己一边把穆然的头一遍遍按进尿液里反复欣赏穆然窒息着高潮的样子的。穆然的逼已经没有感觉了,只有屁眼在被抽插时还能感觉到痛感,说是痛感其实更多的是穆然被内射后过电般的爽感,慢慢的穆然已经爱上了这种感觉,她喝着男人新鲜的尿液高潮,用马桶刷抽插着自己的屁眼高潮,被藤条抽打着穴口高潮,尿液漫到了胸口,来来往往的男人也渐渐少了起来,直到最后没有人来了,无尽的空虚包围了穆然,她躺在尿液里,只露出鼻孔,双腿大开使劲抽插自己的屁眼和小穴,疯狂扇自己巴掌,可她不满足,她想要更多,这时策划师又走了进来,往穆然的浴缸里留下一根打开的电击棒,离开后关上了房门,穆然在电击下迎来了最后一次最猛烈的高潮。